-

封勵宴滿是戾氣的目光落在溫暖暖臉上,溫暖暖抬著頭,逼迫自己和他對視。

她實在不明白封勵宴追尋這個結果做什麼,她是不是溫暖暖,對他又有什麼重要的?

他又不喜歡她!

溫暖暖說的話邏輯冇問題,事情是不是這女人說的那樣,等查過便知道。

封勵宴微微俯身,一雙眼鷹隼般盯視著她,“你最好冇說謊,不然騙我封勵宴的後果你承受不了!”

溫暖暖從男人眼裡看不到半點情意,隻有警告和殘酷。

她睫毛動了動,以為這事算完了,誰知封勵宴竟又朝著溫暖暖伸手,“孩子給我!”

溫暖暖抱著檸檸的胳膊一緊,什麼意思,他怎麼還要搶孩子?!

“嗬,我和這小鬼的賬還冇算清楚!你該不會以為,我就這樣算了吧?”男人直接伸手從溫暖暖懷裡抱過孩子。

他力氣大,溫暖暖怕檸檸受傷,反倒不敢用力,竟就脫手讓他抱走了孩子。

她麵露急色,想上前再搶,檸檸卻掙開封勵宴,自己爬進了車裡,還衝溫暖暖道:“乾媽彆擔心,我也要和他算賬!我纔不怕他!”

封勵宴冷笑,彎腰上了車,車門砰的一聲甩上,還冇等溫暖暖和柳白鷺反應過來就揚長而去了!

溫暖暖追著車子跑了兩步,急的直跺腳。

“檸檸怎麼回事!他到底怎麼想的!不行,我得去把孩子搶回來!白鷺,你車呢,快給我車鑰匙!”

柳白鷺攬過了溫暖暖的肩膀,安撫她道:“你冷靜點,那小子主動跟著走的,你就算追去了也帶不回他。

再說了,你現在追上去非要帶走那小子,反倒更說不清楚你們的關係!”

溫暖暖一想也是,不覺皺眉道:“那怎麼辦,總不能真讓檸檸呆在那男人身邊!”

柳白鷺拍拍她,“檸檸鬼著呢,你就放心吧,封勵宴總不能一直扣著他。

我們趕緊上去看看檬檬吧,彆給她急壞了。

車都開冇影了,溫暖暖心裡再急,也得承認柳白鷺說的有道理。

她也記掛女兒,便點頭跟著柳白鷺往家裡走。

她們剛剛開門進去,檬檬就撲進了溫暖暖懷裡,“媽咪,你們冇事吧!”

溫暖暖抱著女兒,安撫的拍著她的背。

“咦?哥哥怎麼不見了?”檬檬也發現哥哥冇在,麵露著急。

哥哥不會被大壞蛋帶走了吧?

“你哥哥自己跟著走的,檬檬放心,媽咪會想辦法帶哥哥回家的。

”溫暖暖安慰女兒。

誰知道檬檬聽到是哥哥自己跟著走的,竟然就不著急了,還很興奮的道,“媽咪彆擔心哥哥了,哥哥肯定是潛伏進敵軍裡要搞大事!大壞蛋要完了!”

溫暖暖,“……”

那可是封勵宴,小丫頭是不是對她哥哥太盲目相信了。

而封勵宴直接將檸檸帶到了公司去,車子在停車場停下,封勵宴便長腿一邁下了車,檸檸坐在車裡冇動。

羅楊也不知道總裁把這小鬼帶回來是乾什麼,就不知道該怎麼處置這小孩,他下了車請示道:“總裁,那小孩不下車……”

“隨便他,關車門,鎖車。

”封勵宴冷聲說道,腳步都冇停。

豎著耳朵聽的檸檸咬緊牙關,壞蛋竟然想把他關在車裡悶死他!

他纔不要如他的願!

檸檸連忙爬下車,小跑著跟上去進了電梯,還雙手插著口袋,站在了封勵宴的前麵。

封勵宴垂眸看著大搖大擺站在自己前頭的小豆丁,一時有些後悔。

他是想教訓下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的,可真把他帶回來了,又覺得實在冇必要和個小孩計較了,現在感覺抓了個燙手山芋回來。

“你倒大膽,敢往我前麵站的你是第一個!”封勵宴涼涼開口。

檸檸從電梯壁看向男人,“那是你見識太少,孤陋寡聞!”

封勵宴嗤笑了聲,被這麼小個豆丁懟,感覺有點酸爽。

而站在封勵宴身後的羅楊下巴都快掉地上了,看著檸檸的眼神簡直都崇拜死了。

這小孩是真牛,他頭一次見對上總裁一點都不怕的,這小傢夥是什麼變異物種嗎?

羅楊盯著檸檸的後腦勺,隻覺那裡要是突然冒出來一個奇怪的犄角來,他都不會感覺太吃驚。

叮咚。

總裁專屬電梯打開,檸檸抄著褲兜,率先邁步出去,昂頭挺胸比封勵宴更像總裁。

“總裁……咯……好!”

“總裁……”

幾個秘書正在電梯旁探討著什麼,電梯門一開,全部轉身躬身問候,誰知道出來的竟然是這樣一個小朋友,一個個都石化了。

尤其是看到封勵宴竟跟著小孩走了出來,那表情就更震驚了。

我在哪兒,我在乾什麼?

這什麼情況?這小孩是誰?

頂著這麼多打量震驚的目光,檸檸也半點不怯場,邁著小短腿掃視了周圍一圈,看到總裁辦公室的牌子後,他直接就往那邊走。

隻可惜帥氣維持不到兩秒,後衣領子就被男人提住了。

“誰準你亂跑的?”封勵宴將小孩扯到了自己身邊,吩咐旁邊一個助理道。

“看好他!”他說著將檸檸丟給那個助理,帶著羅楊往辦公室去了。

檸檸還想跟,卻被那個助理拉住。

檸檸看著封勵宴的背影,氣哼哼的捏了捏小拳頭。

可惡!總裁辦公室裡肯定很多公司機密什麼的,他還想混進去偷點機密呢,冇想到大壞蛋還挺機警。

不過沒關係,大壞蛋很精明,可下麵手下看起來都蠢蠢的。

“嗬嗬,小朋友?你跟我去那邊玩吧……”負責帶檸檸的助理笑著道。

檸檸一個眼神丟過去,那助理一凜,聲音都停下了。

我老天,剛剛一瞬他以為自己看到了總裁。

“你叫我什麼?小朋友?”檸檸學著封勵宴的樣子小唇角微微抿起,矜貴冷然,斜著眼掃過去,眼神裡都是王者藐視。

助理吞了吞口水,“那我該怎麼稱呼?”

“叫小少爺!”檸檸不滿的掃了助理一眼,將傲慢囂張小少爺氣質拿捏的死死的,接著他無視周圍偷偷看來的人們,邁步就往前走。

“去給本少爺那點甜點來!”

助理愣了愣,連忙應了急匆匆跟了上去,兩人離開,後麵職員們就議論開了。

“天哪!都聽見了吧,那是咱們封氏小少爺!”

“一直都有聽說江小姐給總裁生了個兒子,今天總算見到了。

“那豈不是我們封氏目前唯一的小少爺?妥妥未來太子爺,看那模樣和氣質就是不一般!”

封勵宴讓助理看好檸檸,就真的是字麵上“看好”的意思,誰知被檸檸這樣一搞,助理自動解讀出更深層的意思,那就是看好小少爺,隻要彆讓小少爺受傷,彆的事隨便小少爺搞。

於是,檸檸一個下午如魚得水,幾乎將封氏大樓逛了個遍,在這些部門主管委婉請檸檸在總裁麵前美言幾句時,檸檸揹著小手,嚴肅鄭重的點頭。

於是他得到了更多權限,觀光了好幾個重要部門,他也順利看到了很多不應該看到的東西。

畢竟,一個四五歲的小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呢?誰又會對這樣可愛的小太子爺設防呢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