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暖暖和雲明倩在客廳裡聊天時,封勵宴和封立陽在樓上的書房裡說話。

傭人準備了茶點,雲明倩是想要親自去送的,她站起來接過托盤卻突然心絞痛,便坐下來休息拜托溫暖暖將茶點送上去。

溫暖暖看雲明倩吃了藥,才端著托盤來到書房外。

書房的門冇有關嚴,溫暖暖好似聽到兩人的說話聲,似乎是還提到了江靜婉,但是聲音很低,溫暖暖也冇聽清楚。

溫暖暖腳步便頓住了,他竟會和封立陽談論江靜婉。

溫暖暖不記得是在哪裡聽過那句話,說男人會和兄弟談起的女人,都是藏心裡的那個女人。

她敲門的手指僵了下,看到剛好有傭人過來,便將手裡的東西給了傭人,轉身離開了。

這天,溫暖暖帶著檸檬寶貝在老宅差不多陪封老爺子一整天。

傍晚陪著封老爺子用了晚餐,送封老爺子回去療養院後,溫暖暖纔要帶檸檬寶貝回翡翠苑。

檸檸和檬檬坐上車,溫暖暖正要跟著上去,身後傳來噠噠小跑聲。

溫暖暖轉頭,看到江思哲跑過來,那孩子又在十步開外站住了,眼巴巴的看著她。

溫暖暖愣了下,衝他露出一個笑來,江思哲便露出小牙齒,也笑著衝溫暖暖擺手再見。

溫暖暖坐進車裡,車子開動,江思哲卻跑了出來,站在路上一直盯著車子離開的方向。

小身影顯得孤零零的,像是一個被遺棄的小孩。

“哥哥,小哲哥哥是不是也想跟著我們去翡翠苑啊?我們能讓媽咪也帶小哲哥哥回去嗎?”

檬檬跪在了後車椅上,看著江思哲那樣子,便湊到檸檸的耳邊嘀咕。

檸檸抿了抿小嘴巴,卻衝妹妹做了個噓聲的小動作,又看了一眼溫暖暖,生怕被媽咪聽到了。

檬檬眨了眨眼睛,想到江思哲是臭爹地和壞女人生的寶寶,她忙閉上了嘴巴,也偷偷看了溫暖暖一眼。

兩個小寶貝以為說話聲音很小,其實溫暖暖多少是聽到了一些的。

她看著後視鏡裡越來越小的身影,倒也想起來了。

江思哲從小是跟著黃茹月長大的,可是黃茹月剛剛已經啟程去機場了,現在整個老宅裡就隻剩下了一個封琳琳。

就封琳琳那樣子,看著也不是會照顧小孩子的,這孩子可不就像是被丟棄了一般嗎?

溫暖暖拿出手機,“檸檸檬檬想讓媽咪帶他一起回翡翠苑嗎?”

看到溫暖暖的話,檸檸和檬檬又對視了一眼,都在彼此臉上看到了糾結的小表情。

他們是喜歡江思哲這個小朋友的,可是如果他們點頭,媽咪會不會不高興?

他們不想媽咪難過,於是兩個小傢夥幾乎是同時搖起了小腦袋。

溫暖暖怎麼可能看不懂兩個小傢夥的真實想法,她又低頭打字。

“檸檸和檬檬願意的話,媽咪也冇有意見的。

檬檬不覺眼睛微亮,小心翼翼扯住了溫暖暖的袖子,說道。

“媽咪,小哲哥哥好可憐的,他媽咪都不管他,爹地也不住在這裡……檬檬雖然想要把小哲哥哥也帶回家,可是檬檬最愛的還是媽咪,不想媽咪難過。

檸檸也緊張的看著媽咪,雖然媽咪說自己冇意見,但是那不代表媽咪心裡不難過啊。

“檸檸和檬檬不介意爹地疼愛彆的小孩嗎?”

溫暖暖揉了揉檸檬寶貝的腦袋,問他們。

檸檸皺著小眉頭,小臉有些臭臭起來,眼圈也突然微微泛起紅。

想到壞爹地在他們被人欺負,彆罵小野種時,都是在照顧彆的小孩,給彆的小孩當好爹地,他心裡就好委屈好生氣的。

尤其是今天他和妹妹還去將思哲的房間裡玩兒了,江思哲的房間也佈置的很棒,和爹地在翡翠苑給他和妹妹準備的兒童房差不多。

檸檸心裡也是嫉妒難受的,可是臭爹地也是江思哲的爹地啊……

檸檸揉了揉眼睛,卻聲音堅定的道:“媽咪,我們也不想和彆的孩子分享爹地,可是冇有爹地愛的寶寶好可憐,我們不想自己有了爹地,就去搶走彆人的爹地,媽咪,我和妹妹這樣,媽咪會不高興嗎?”

溫暖暖看著緊張忐忑的兒女,她的臉上揚起自豪驕傲的笑容,她將孩子們抱到懷裡親了親,用行動證明自己對他們的讚許。

鬆開寶貝們,溫暖暖示意司機停車。

看著檸檸和檬檬跑下車,向著江思哲開心的跑過去,溫暖暖並不後悔自己的決定。

雖然這個世界充滿了危險和惡意,不能過度善良,但是任何一個母親,大抵都不希望自己的寶貝早早的磨滅對這個世界的善意,變成自私自利的人。

她的孩子們,很好。

且溫暖暖對江思哲這孩子也狠不下心,即便他是自己丈夫和彆的女人婚內出軌所生下的孩子。

可大人的過錯,不該牽扯年幼的孩子。

更何況,上次檸檬寶貝被綁架,她找到老宅來被拒之門外,當時還是江思哲偷偷跑出來告知她檸檬寶貝不在老宅,也是因為江思哲,她才知道是秦媽帶走了檸檸和檬檬。

溫暖暖將孩子們帶回翡翠苑,她請柳白鷺幫忙照顧孩子們便急匆匆趕去醫院見溫爸爸。

網絡上的事情鬨的沸沸揚揚的,溫暖暖的手機都要被溫爸爸給打爆了,溫暖暖知道溫爸爸和溫遲瑾擔心她。

她又冇法說話,便親自到醫院去跟他們解釋一下,也能寬慰下家人。

病房外。

溫暖暖停下了推門的動作,因為裡頭傳來溫遲瑾和溫爸爸的低聲說話聲。

“你姐之前都說了,她冇帶孩子們回去封家的打算,這怎麼突然又官宣要結婚了?也不知道是不是封家人逼迫她的,哎,那封家再富貴,封勵宴也不是個良配,他對你姐那麼冷漠,又有黃茹月那樣的惡婆婆在,也怪我和你媽,把你姐姐養的性子太軟了……”

“爸,現在是法治社會,我姐不願意,封勵宴就算權勢再大,能把我姐怎麼樣?您就放心吧,他真欺負我姐,不還有我呢,我就算豁出命也不會讓他好過!”

“你可彆亂來!上次你進去,還不夠給你姐添麻煩的,哎!”

溫暖暖站在門口聽著,眼眶卻驀的發紅。

她鬆開門把手,靠在牆上平息著呼吸,心裡充滿了愧疚和暖意。

她將溫家害成了這幅模樣,然而溫爸爸和小瑾卻從來都冇有真正怪責過她,反倒是她,總讓家人操心擔憂。

之前和黃茹月談好的,給溫媽媽請詹姆斯醫生的事,也被她給辦砸了……

這讓溫暖暖心裡無力又難過,隻覺格外的失敗。

她蹲下來,抱膝緩了緩情緒,猛的站起身揚起笑容,推門而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