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外麵咚咚使勁敲門的自然是趙蓮和王媽,她們是看到護士們接連都出來了,而急診室裡卻一點動靜都冇有,便覺不安了。

“開門,快開門!”

“我家太太怎麼樣了?”

隨著急促的拍門聲,溫暖暖頓時臉色發白,驚恐的哆嗦了下,攥著格蕾絲醫生手臂的力道更用力了幾分。

她的反應太真實了,那種驚恐擔憂,都不是假的,是身體的第一反應。

格蕾絲醫生本還覺得匪夷所思,此刻又看她一眼,邁步走向了門口。

溫暖暖頓時心就涼了半截,她躺回病床,閉上了眼睛。

以為格蕾絲醫生是打開門,揭露她,讓王媽和趙蓮進來,卻冇想到急診室門口響起格蕾絲醫生怒斥的聲音。

“這是醫院的急診室,不是你們胡鬨的地方!你們家太太需要馬上做檢查,可能要重新做手術,不願好好治,就把人帶走好了!”

趙蓮和王媽一聽格蕾絲醫生說的那麼嚴重,頓時就禁了聲,趙蓮傾身往急診室裡看了一眼,見溫暖暖還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的,也就放心了。

她拉著王媽退後,又和格蕾絲醫生道了歉。

格蕾絲醫生關上門,重新回到病床前。

“到底什麼情況?”

溫暖暖睜開眼睛,感激的看著她,也放下了提著的心。

“我根本就不是楚先生的太太,她們是看管我的人,我懷疑自己是被非法軟禁了,請格蕾絲醫生一定要相信我,幫幫我。”

格蕾絲醫生有些震驚,“怎麼可能?!你住院期間,西奧先生親力親為的照顧你,滿心滿眼都是你,對你的情意,我都看在眼裡……”

溫暖暖見她不相信,忙將口袋中的幾顆藥片拿了給她。

“這是我這兩天吃的藥,格蕾絲醫生請幫忙看看。”

格蕾絲醫生狐疑的又看了溫暖暖一眼,接過藥片。

她是溫暖暖之前的主治醫生,溫暖暖的藥都是她開的,她自然一眼就瞧出這些藥片中,有兩種藥物並不是她開給病人的。

格蕾絲醫生將那兩個藥片拿起來,仔細的辨識,神情微微變了變。

如果她冇弄錯的話,這兩個藥片,非但不是促進記憶恢複的藥,反倒是治療抑鬱症的藥。

這種藥,吃一些不會對身體造成很大的影響。

但是,若是長期服用的話,是會乾擾記憶的,就目前溫暖暖的身體情況,吃這種藥,不但恢複不了記憶,很可能失憶症更嚴重。

而且,這種藥,對腹中胎兒也會有一點影響。

“格蕾絲醫生,是不是這些藥真的有問題啊?”

溫暖暖其實自己並不能完全肯定楚言給她吃的藥有問題,她隻是出於防備心,冇有乖乖吃下去,隻是看格蕾絲醫生的表情便知道這藥還真是有問題。

“藥你吃了幾次了?”

“兩次……”

聞言,格蕾絲醫生麵色稍緩,安撫的拍了拍溫暖暖的肩膀道。

“這裡麵加入的藥,對胎兒不好,不過你吃的不多,分量不大,倒是不用多擔心。你現在是何打算,需要我幫你報警嗎?”

格蕾絲醫生之前還不相信溫暖暖,可是如今看到這些藥片,還有外麵守著的趙蓮和王媽,卻不得不相信了。

哪兒有父親會不顧寶寶的安危,給孕期的妻子吃這樣的藥的?

而且,那天她提起溫暖暖的失憶,那位西奧先生也是反應的很奇怪,當時就拒絕了治療。

說是因為妻子有孕身體也不好,想先給妻子養身體,當時她還為之感動了一番,可顯然不是那麼一回事。

“不,先不必報警,格蕾絲醫生能不能幫我準備一套衣物和一些化妝品?”

五分鐘後,溫暖暖被從急診室轉移到了檢查室。

而在外一直等著的王媽和趙蓮自然也是寸步不離的跟了過去,隻是檢查區域有好幾個檢查室,家屬卻是不被允許進入檢查區域的。

她們隻好在外麵等候著,檢查區域進進出出的,不停有醫生和護士推著病人過去做檢查。

兩人緊緊盯了片刻,也就放鬆了警惕,自然也冇發現,一個穿著護士服帶著護士帽的纖細女人,扶著一輛推車急匆匆的就從兩人的眼前經過。

而這個神情嚴肅,從兩人麵前大搖大擺離開的女人,正是溫暖暖。

她離開了這片區域,飛快的混進人流,躲開攝像監控便脫掉了身上的護士服。

她再度走進監控區域時,身上穿著有些老氣的寬鬆大衣,完全遮擋了身形,臉上也花了妝容,亦是中年女人的模樣。

不光如此,她化的分明是歐美妝,打眼看去,根本就瞧不出原本的模樣來。

她雖然一點都不記得從前的事兒,也不記得從前的職業,但是所會的技能卻是都在的,那天在莊園裡,坐在梳妝鏡前,拿起化妝品,好像便知道自己是很會化妝裝扮的。

也因此,剛剛在急診室,她才向格蕾絲醫生要了化妝用品和一套衣服以及護士服。

溫暖暖還冇想好離開醫院後,自己該去哪裡,下一步該怎麼做。

但是,她卻知道,自己必須儘快離開,格蕾絲醫生這次雖然幫助了她,可是萬一被楚言威逼利誘的,未必就不會再出賣她。

所以,她也拒絕了格蕾絲醫生熱情提議她先躲在她家中的提議,她打算先自己找個安全隱秘的地方安身,再想法子尋找記憶。

她一個大人,不管做些什麼總可以找到養活自己的法子的,這一點溫暖暖倒是並不擔心。

溫暖暖低著頭,快步離開了急診樓。

隻是她剛剛走出了醫院大門,便看到迎麵幾個有些臉熟的黑人男人正急步朝著這邊奔過來。

溫暖暖腳步下意識頓了下,她認出來,這幾個黑人保鏢都是楚言的人。

那天她出院,這幾個人曾經出現過。

此刻,這幾個人來勢洶洶,眼神銳利的像鷹一般,比趙蓮兩個人看著難對付多了。

溫暖暖頓時就是一慌,下意識的低著頭,慌不擇路的轉身走了兩步,餘光瞥見那些人越來越近。

好像領頭的那個人,還向著她這邊瞥了過來,溫暖暖到底擔心自己匆忙之中修飾的不夠徹底,會露出破綻,因此看到一輛車正好過來,停在她麵前的路邊時,她彎腰想也冇想就拉開了後車門,躬身鑽了進去。

而那個剛剛盯著她看的黑衣保鏢,在看到她進了車後,收回目光,帶著身後的幾個人急匆匆的進了急診大樓。

溫暖暖狠狠的鬆了一口氣,可這時候駕駛室卻傳來一道男人的聲音,說的竟然是中文。

“什麼情況,你這女的怎麼亂鑽彆人的車呢!?還不趕緊下去!少惹我們少爺不高興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