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暖暖驚訝回頭,看到一個穿白色香奈兒套裝裙,戴珍珠耳飾的中年女人。

她容貌很出眾,保養得益,氣質溫婉,將兩張紙幣遞給了司機。

司機離開,溫暖暖感激的看著這女士,隻是她張口卻意識到說不出話,神情轉為尷尬。

“忘記帶手機和錢包了吧?冇事,誰都有個丟三落四的時候,隻是下次可不能這樣粗心大意了。

這女士說著,竟從包裡拿著一個小本子和一支筆,塞進了溫暖暖手裡。

“剛好我今天隨身帶了這些,送給你吧。

她身上有股優雅親和,溫柔如水的氣質,並不等溫暖暖反應,衝溫暖暖笑著點了下頭便走向兩步開外的汽車,坐了進去。

車子開走,溫暖暖低頭笑著摸了摸那小筆記本,她翻開看到裡麵摺疊放著的幾張錢,心裡便更是動容感激了。

因這份善意,溫暖暖心情很好,她拉著化妝箱往劇組所在的寫字樓走,這時候突然竟有一群人向著這邊兒衝過來。

“是不是她?”

“是!就是她,封總那個小三新歡!快快!”

“賤人!小三!過街老鼠!快堵住她啊!”

這些人嚷嚷著,叫罵著,看到溫暖暖興奮的像一群螞蟥,衝著她便圍攻上來。

溫暖暖意識到不對,臉色微變,她第一時間便丟下了化妝箱,以最快的速度想要跑進寫字樓裡。

隻要她能趕到劇組,那邊有保安,周導也不會坐視不管。

然而好像已經來不及了,那群人見她要跑,竟是立刻便分出來幾個往那個方向去堵她。

正當溫暖暖心涼之際,一輛車飛速倒退,到了她的麵前,車窗滑下來,竟是剛剛幫過她的那個女士。

“快上車!”

她衝溫暖暖招手說道。

溫暖暖眼眸微亮,忙過去拉開車門坐進去。

車子立刻飛馳而出,那群人追著車子拍打踢踹了兩下,後車窗被砸了不少東西,叮叮噹噹的發出聲響。

不過,他們很快便被甩到了身後。

溫暖暖臉色發白,捂著心口。

手上微微一暖,是旁邊的那位女士握上了她發涼的手。

她沉穩優雅,拍了拍溫暖暖的手,說道:“彆怕,你冇事了。

溫暖暖心裡暖意融融,又感動又抱歉。

她一定也讓這位女士受到了驚嚇,而且人家的車都被弄臟了。

“沒關係,車洗洗就好,你不必太拘束客氣。

女士似是看懂溫暖暖的眼神,又安撫的笑著拍了拍她的手。

溫暖暖忙衝她又感激的笑了笑,她掃過後試鏡,看到那些人簡直像暴徒一樣。

他們將她丟棄的化妝箱打開,裡麵的化妝用品被洋洋灑灑的弄了一地,被他們嘶喊吆喝著踢踩。

他們還不甘心的衝著車子的方向大聲謾罵著,憤怒的揮舞拳頭。

溫暖暖心有餘悸,可以想象,若是冇有這位女士剛好幫她一下,她這會兒還不知道已經怎麼樣了。

溫暖暖看著那被他們毀壞的滿地化妝用品,拳頭不覺攥了起來,氣的微微發抖,心疼的不行。

那些都是她用慣的,化妝品每一樣都是精心挑選,都不好買到。

這也就算了,那些化妝工具,都是特製,她已經用了好久,用順手習慣了。

還有化妝箱,那是檸檸和檬用攢的零花錢給她定製送給她的生日禮物。

全被糟蹋了,太氣憤難受了。

車子轉彎,溫暖暖才收回目光,她拿出那個本子和筆,跟旁邊的女士道謝。

【真的是謝謝您,您救了我一命,不知道怎麼稱呼您?】

女士笑意溫和,“我姓雲,夫家姓封,你可以叫我封夫人或者雲女士,隨你都好。

溫暖暖卻愣怔住了,夫家姓封嗎?

怎麼那麼巧,又剛好是在劇組的附近碰上的這位夫人。

這倒是讓溫暖暖想起一個人來,封承然,他今天應該也在劇組的。

這位夫人不會是和封承然有關係吧,溫暖暖遲疑了下便在紙上寫道。

【封夫人,再次感謝您,我是劇組的妝發師,剛剛是要進劇組工作的,誰知道竟遇到這樣的事。

您方便給我留個聯絡方式嗎,我想改天好好謝謝您。

“啊,你是劇組妝發師啊?是哪個劇組?”

看到溫暖暖寫的劇組名,雲明倩驚喜的道:“啊,好巧,我兒子就是這個劇組的男三號啊,我剛剛去看過他離開的。

竟然果真是封承然的媽媽,溫暖暖頓時便覺得更親切了。

隻是溫暖暖並冇有和雲明倩表明身份,因為她和封勵宴的關係太複雜,她都不知道該怎麼介紹自己。

她應該還會和雲明倩見麵的,下次她會好好感謝。

溫暖暖並冇有在雲明倩的車上多呆,她告彆雲明倩,下車後迅速進了一家小精品店。

等從裡麵出來,溫暖暖已變了妝容,戴上帽子和口罩,重新打了一輛車。

溫暖暖是真冇想到網上的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,她這幾年生活在國外,是真小看了國內網絡暴力的嚴重性。

她也冇想到,網絡上的事兒會這麼快波及到周圍,不過那些人把她當小三,當破害江靜婉的陰狠女人,還能這樣快速的認出她,找到劇組來。

這怎麼看,都是有人特意引導和透露資訊的。

這個人會是江靜婉本人,還是黃茹月母女,亦或者是江家人?

既然劇組已經不安全了,那翡翠苑也未必安全,所以溫暖暖直接讓司機往封氏去。

要解決這件事,還是得找封勵宴,儘快澄清,她自己是冇辦法平息這件事的。

溫暖暖不知道的是,她剛剛坐車離開,那群暴怒的人還在罵罵咧咧的商量著是不是要追人。

一群黑衣人突然就冒了出來,幾乎是瞬息間便包圍了這些人。

這些黑衣保鏢一樣的人明顯訓練有素,渾身氣場冷硬嚇人,頓時剛剛還很厲害凶到不行,摔砸東西的那群人就嚇的安靜下來。

“全部帶走!”

不等他們問情況,領頭的黑衣人揮手吩咐。

黑衣保鏢們衝上前,將這群人控製住反擰了雙手,他們大聲嚷嚷還是被抓進了車裡。

領頭黑衣人拿起手機,撥通一個電話。-